水 之 为 患

  在古代,人们为了生产和生活,逐水草而居,喜欢到河湖边和井边盖房子,建村落,发展为城镇。房子一般建在高出水面的地方。万一遇到洪水,就去高处躲躲。后来,学会了修土堤挡水,一般大水就不用动窝了。还有的地方修村围子,修起城墙,不但能防水,防野兽,还能防敌人,一举三得。到了近代,建起了蓄水库,配合着堤防,加上现代化的调度管理,洪水为害的情况已经减少了许多。

  但是,世界各地水患消息,仍不时见诸报端和电视,看来人类还难以摆脱水患的折磨。在中国,就有35%的耕地、60%的工农业总产值和40% 的人口仍处在洪水威胁之中。一旦发生水患,损失很大,后果严重。比如,1991年太湖流域的洪水,就使得鱼米之乡的苏州、无锡、常州有17000家工厂企业陷于瘫痪,停产或半停产,10524 座乡镇村庄被淹。苏州市区2/3浸泡在齐膝齐腰的水中。公路泡毁380公里,沪宁铁路一度受阻,内河长期停航,供水、供电、供气、通信、广播设施严重受损。整个太湖流域损失达到 113亿元,死亡76人。

  水患不同于其他自然灾害。据统计,全世界每年在自然灾害中死亡的人数,有3/4与洪水有关。在各类自然灾害的损失中,水灾占 45%,是最严重的自然灾害。因此,水患的问题关系着各行各业,涉及每个人,“防洪抗灾,人人有责”。

  在江城武汉市,有一块铜牌钉在临江大道的一座建筑物的墙上,离地约有3米高,上面记载了1931年洪水进了城,淹到这个高度:28.28米。这不是一块普通的牌子,它默默而痛苦地告诉人们,在那一场大水里,武汉三镇被淹了将近100天,市区街道上行船,最深的地方有6米,78万人成了灾民,32600人死于洪水和由它而带来的饥饿瘟疫。类似的标记也出现在天津市的街头,那是用上白下蓝的瓷砖镶嵌在墙上,标出了当地近代最严重的1939年大水高度,警示世人。

  在农村,河道涨水淹没田地和庄稼,冲毁房屋和桥梁,更是常有之事。可喜的是,一些细心人随意地记下了本地的大水。例如,河南省巩县邵苏村一座楼上曾写着一首奇特的打油诗:“民国七年六月间,二十七日水淹滩,要知洛水有多大,上了戏台十三砖”,诙谐地描述了1918年发生在黄河支流伊洛河的一场大水。你想,水比戏台还高, 灾情必然相当严重了。这类记述都是极珍贵的资料。

作者:西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