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水回用让水资源循环起来

日前,记者正随市人大有关领导在浦东察访那里的公路绿化养护队利用河水浇灌绿地,一场瓢泼大雨不期而至。不少道路排水系统来不及排水,路旁积水变为小河,个别地区似成湖泽。车辆在雨河中激出道道水帘,也激起我们对雨水的思考:雨水,对于我们这个水质型缺水的城市,它能起什么作用?目前的利用状况又是怎样?

  雨水流失大于市民用水量

  让我们先来算一算,大自然摊给我们城市的雨水有多少?

  有一个人们常听的气象名词,叫做“降雨量”,它指的是“从天空降落到地面上的雨水,未经蒸发、渗透、流失而在平面上积聚的水层深度”。现实生活中,人们很少将它与雨水的实际数量联系起来。其实,1毫米的降水量,就意味着它在单位面积的地面上降下了1毫米厚的雨,据此我们可以很容易地换算出上海的雨水量。譬如,今年7月6日,上海许多地方下了30至52毫米不等的大暴雨。以平均30毫米计,就等于是在全市6350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天公”总共降下了1.9亿吨的雨水。而若按上海年平均降雨量1124毫米计算,全市每年的降雨总量应为70亿吨。扣除蒸发、渗透等因素,水务部门估计,全市每年白白流失的雨水总量,约在24亿吨左右。

  “24亿吨”是什么概念?以全市平均每天用水量“500万吨”为除数去除,可以得出“480”这个数字。这意味着,如果能把24亿吨流失的雨水都利用起来,那么就完全可以满足全体上海人耗用的水资源!

  国内国外皆有回用雨水

  把所有的雨水都利用起来,那是一种美好的理想。但理想是必须用行动来推进的。在地球上现有的淡水资源显得越来越短缺的今天,全人类都已经把目光瞄准了雨水这巨大的财富,并且采取了许多实际行动。

  以色列可能是最珍惜雨水的国度。有报道说,那里“几乎每一滴雨水都被用各种各样的集雨器具积存起来”。我们国家一些严重干旱缺水的地区,如甘肃、宁夏、内蒙古,近年来正在全面推广“集雨窖工程”――除了利用低洼地积蓄雨水外,还要把所有降在屋面、大棚的雨水都汇流到人工建筑的大小地窖之中,用以浇灌庄稼、喂养牲畜,甚至供人们自己生活、饮水之用。

  缺水地区的人们珍惜雨水,许多丰水的国家和城市,同样重视对雨水的拦蓄和利用。英国为纪念新千年而建的“世纪圆顶”,每天平均可以从屋顶收集的雨水有100立方米之多,基本可以满足洗冲厕所之用。芝加哥市兴建了覆盖城市一半地区的雨水利用――地下蓄水系统,冲洗马路和清洗车辆的用水,已基本由回收的雨水来承担。在丹麦,许多地区的含水层一度被过度开采。为此,丹麦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全面推行从屋顶收集雨水,将之泵进贮水池进行储存,过滤后用于冲洗厕所和洗涤衣服。目前,这个“童话王国”创造了利用雨水的神话:每年从居民屋顶能收集645万立方米的雨水,占居民冲洗厕所和洗衣服实际用水量的68%。相当于居民总用水量的22%。

  上海雨水利用正在起步

  我们的城市,在雨水利用方面,相对落后了。每年24亿吨的可利用雨水,目前的利用率低得可怜。而且还因为暴雨不时积涝而被视作“祸水”。

  但是,上海不甘落后。近日我们就听到、见到了不少有关雨水利用的计划和实际工程。

  在浦东著名的孙桥现代农业园区,人们屡屡赞叹那里的果蔬甘甜鲜美,但很少有人知道鲜美甘甜的瓜果中有许多是用雨水浇灌的。那里的人们把6万平方米的大棚顶盖的雨水“开发”起来了。他们把每座大棚的排水侧沟都连结起来,通向四座大型蓄水池。每座长60米宽25米深3米的蓄水池,能积蓄3000立方米的雨水。经过沉淀、过滤,雨水变成了优良而廉价的农业用水,浇灌出了最优质的瓜果蔬菜!日前国家水利部水资源司的负责人前来考察这一雨水循环利用系统时,也不由得赞不绝口。

  市水务局副局长朱石清日前也向记者谈到:今后,我们要努力收集雨水,加以利用。除了在农业方面要努力推广孙桥等地的经验外,还有许多要提倡和实施的方法:在路面和广场大力推广渗水材料和结构,让大部分地面的雨水径流成为回灌水源;在高架两侧地下建设若干蓄水池,使沿高架流下的雨水可以在这里就地“回收”,晴日时抽出养育高架旁的花草树木;对有条件的坡屋顶,要提倡建设蓄水系统,利用蓄积的雨水来冲地、洗车……他特别介绍,“利用雨水,也是‘绿色世博’的一项重要内容”:有关部门已经酝酿计划,在2010年世博会上,大多数建筑物将像“世纪圆顶”一样,附设集雨设施,世博会期间,世博园内的一般生活用水,都可望由雨水来承担。

  水是生命之源。多少年来流失的雨水,在发展循环经济、建设节约型城市的全新理念指导下,今后不会再被浪费,而会受到上海人的善待,为我们的现代城市作出更大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