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意专家共同为南水北调工程支招

作为世界上迄今为止最大的水利工程,南水北调工程自2002年12月正式启动至今已有三年半的时间了。其实,自毛泽东同志提出“南水北借”的设想之后,我国历届政府都对此做过论证。同时,许多社会人士也就此进行过实地考察和理论研究,并提出了不少见解和建议,可谓“仁者见仁,智者见智”。而在这些人士之中,也不乏国外专家活跃的身影。

“南水北调工程东线可持续水资源综合管理研究”(简称SWIMER项目)就是意大利环境与领土部提供资助,由中国社会科学院牵头并与中国水利部、国家气象局及意大利SGI公司共同实施的合作项目。该项目的核心是为南水北调东线地区建立“整体分析工具”,利用水量平衡及社会经济模型,考虑气候变化中的中长期影响,比较和分析不同配水方案及其经济、社会和环境影响,并研究相关的管理措施和策略。

6月29日上午,作为SWIMER项目的参加者,中国水利水电科学研究院的贾仰文总工程师、中国社会科学院工业经济研究所产业组织室的张其仔主任、中国社会科学院数量经济与技术经济研究所数量经济理论方法室的樊明太副主任共同接受了本报记者的采访,他们透露了关于SWIMER项目许多有意思的细节。

谁来掌管水权

南水北调东线工程涉及21个市,这一地域人口众多,经济发展水平差异大。如何合理协调“水源地”、“过水地”和“受水地”的关系,寻求各地方政府、国有企业、私营企业、普通居民等相关利益群体的有效平衡,确定相关各方的需求并建立满足这些需求的机制,以保证实施方案的可行性和可持续性――这是南水北调工程必须面对,而且是必须处理好的问题。

樊明太副主任在接受采访时透露,在SWIMER项目的整个执行过程中,意方专家经常问及“工程结束后,由谁来最终调控水资源的配置”这个问题。水资源在省际、省内各市及生产、生活和环境之间进行合理的配置,事实上涉及一个“初始水权分配”和“取水许可”的问题。欧洲各国政府在制定配水方案时一般采取公平和尊重历史的原则。其实,南水北调工程是一个有约束条件的水资源优化方案,这就更需要我们对水权的分配实行科学化管理,兼顾经济、社会和环境需要及影响,综合运用市场机制和行政措施进行管理。

2006年年5月曾应邀赴意大利波河流域管理局考察的贾总工程师绕有兴趣地向记者介绍说:“位于意大利北部的波河流域面积为7万平方公里,流域内的GDP占意大利全国GDP总量的40%。意中央政府专门成立了以总理为首的波河流域管理委员会,意议会也通过了相关的法规。波河流域管理局作为该河的具体管理机构共由40人组成,其中一半为行政官员,一半为高级技术人员。”

贾总工程师认为,目前,我国也有对长江、黄河、淮河等重要河流的管理机构。在这方面,我们可借鉴意大利的一些有益做法,由中央政府组成相关管理委员会以实现对重点水利工程的管理,这种管理既要包括建设阶段的工程管理,也要包括建成后的运营管理;既要包括水资源在上、下游省际之间的调配,也应包括在产业之间的分配;既要包括对生产、生活用水的保障,也要包括对环境用水的保障,既要包括旱季水资源的综合配置,也要包括涝季洪水的优化调度。

谁来制订水价

有位水利专家曾对本报记者说:“科学制定水价和污水处理费,建设与管理体制及合理的水价形成机制,是南水北调工程成败的关键问题。南水北调作为供水工程,将形成一个大范围的水交易准市场,合理的水价是促进工程效益、实现良性循环的经济基础。”可见,水价已成为南水北调工程中受关注的焦点。

如何确定合理水价是SWIMER项目研究的一个重点。为此,中意专家共同选取了“过水城市”江苏宿迁和“受水城市”山东烟台作为对比研究的示范点。樊明太副主任曾数次到这两地实地考察。他说:“真是不去不知道啊!在与当地政府和相关单位的交流中,我们听到两种不同的声音。一方认为,‘我们花那么多钱治污,该得到怎样的补偿呢’?而另一方则说,‘被污染的水,我们不愿意买’。”

对此,双方专家提出了“利益相关者”的概念,建议最终成立由相关利益方共同组成的联合委员会,综合确定水价。张其仔主任指出,我国的水价主要由资源水价(水作为一种资源的费用)、工程水价(水利工程的费用)和环境水价(污水处理费)等组成,并不包括补偿水价部分,也就是没有考虑受益者付费、受损者得到补偿的因素。

樊明太副主任还认为,水价确定可借鉴国际经验,尊重国民的支付意愿,并采取国家调控和市场调节相结合的原则。在意大利,最终水价一般不应高于本国居民人均年收入的5%。有关专家称,研究方案表明,南水北调工程结束后,“受水地”的水价约为每立方米2.7元左右。

谁来参与研究

曾多次参与国际合作项目的樊明太副主任对SWIMER项目的组织和协调很满意。他说:“此项目的中方合作者由跨领域、跨部门的多个单位组成,但我们都能与意方处理好关系,通过问题研究、技术交流、观点座谈而在会议上最终达到共识。”

“意方专家爱开会”成为SWIMER项目中方专家的共同感受。贾总工程师笑着说:“这反映出了意方专家严谨的科学态度。据粗略统计,自2004年6月至今年6月的两年运行期间内,该项目前后共开了30多次沟通会。”张其仔主任认为:“SWIMER项目这种重视过程管理的做法,有利于双方专家从仅仅写论文中走出来,通过争论来拓展大家的思路,保证了研究成果的质量。”

樊明太副主任强调,SWIMER项目一个显著的特点就是引入了“系统分析法”。他说:“在许多工程研究项目中,工程专家多,社会经济专家少;局部研究多,系统研究少。这种做法有时会影响最终研究方案的科学性。SWIMER项目的最初阶段,意方专家以水利专家居多。在中方的提议下,社会经济专题被列入项目,双方均增加了相关专家。在随后的项目执行过程中,双方共同选取了更为规范的系统分析法,意方向中方介绍了基于流域综合管理的欧洲水框架指南实施的经验,双方合作开发了社会经济、水资源配置、气候等问题的研究模型并进行联结。”

3位专家均认为,中意专家的研究结果表明,人们不仅要从经济、供水和缺水的角度来审视南水北调工程,还要从社会经济和生态环境等方面综合考量该工程;不仅要重视南水北调工程的建设,还要重视该工程的综合管理,重视建立补偿协调机制,兼顾各方利益;不仅对南水北调进行工程评价,还要对其进行经济、社会、生态环境等方面的系统分析。据记者了解,SWIMER项目最终报告很快就会公布,它将对南水北调东线工程管理提出许多有价值的建议和设想。(关健斌)